200年前, 欧洲发生一场奇灾, 一个国家的人口顿时锐减了四分之一

爱尔兰人是古代凯尔特人的后裔,世代居住在爱尔兰岛上。

5世纪的时候,随着罗马天主教的传入,爱尔兰人逐渐信仰了天主教。

美国本土的基督教与爱尔兰人的天主教虽然有些相同的地方,但是,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信仰,所以,这就为一些极端主义分子提供了借口。

最严重的例子就是1844年在费城发生的“圣经毁灭”暴乱,那些基督教信徒和美国极端分子开始疯狂的制造事件,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简直和强盗一样。

爱尔兰的大主教休斯甚至在他的教堂周围专门建造了一道铁墙,以此用来防御暴民。

200年前, 欧洲发生一场奇灾, 一个国家的人口顿时锐减了四分之一

美国人向来自大,他们一向秉着“自己是天下最棒的”原则,打着“美国人必须统治美国”的名义,对爱尔兰难民是赤裸裸的歧视,此时,所有的媒体宣传上都写着“我们讨厌爱尔兰人”。

最终,这些种种让爱尔兰人的日子越来越难过。

虽然,这些种种对待爱尔兰人的行为并不公平,但是,英勇勤劳的爱尔兰人并不会屈服,他们拿着最少的钱干着整个美国最累的工作,他们不仅在适应这个新的国家,也在学会如何在这个国家生活的更好。

“土豆危机”的下一代人更加有野心,他们开始逐渐对美国进行蚕食,他们占领了美国的政府统治阶层。

200年前黄金假牙 图-1

在19世纪末,极大部分的爱尔兰人开始走上了小康之路,这些来自英格兰岛的爱尔兰人,现在已经是可以接受和同化美国生活方式的人了。

甚至,后世对这场大饥荒如此评价道:很多重要的社会变革都是在1845年前发生的,但是,饥荒的冲击培养了现有的历史力量,赋予了它们新的意义。

不同寻常的人口曲线、一种深刻的精神创伤,以及人口散居各地,却保持着不变的联系。

饥荒后的爱尔兰不同于其他任何一个欧洲国家。

200年前黄金假牙 图-2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没有哪一个国家会是一直的一帆风顺,所以,难民我们都理解。

作为世界上一直以人道主义为主的国家,我们对于难民并不是一味地驱逐,很多的难民我们还是会选择无条件的帮助。

但是,其中也有很多的难民仗着自己难民的身份就在他的恩人国里为所欲为,确实,异国的法律并不能制裁他们,但我们可以驱逐。

我们对于弱者给予帮助,我们对于世界热爱和平,但是,我们同样也是一个有原则的国家,我们对于犯错者不会原谅,反而,会加强执法力度,加大惩罚力度。

参考资料:『《自然》:爱尔兰土豆大饥荒有新说、《爱尔兰大饥荒:政治暴力和冷漠致百万人丧命》、《彼得格雷-爱尔兰大饥荒》』。

无论在任何国家,难民都是不被当地人所接受的群体。

难民会造成本地人的就业困难,使本地人的福利制度变得稀缺,并且,难民所带来的种种问题都会令国家感到头疼。

难民就像是种族入侵,本地还没有能制止他们的物种,难民们犯了罪,本国的法律制度还不能制裁他们,还有某些深色的人种,会给本地人带来超高的动乱发生率。

这种反面的例子我们可以找到很多,在19世纪的欧洲,有一场史无前例的难民危机,这场危机发生在当时的世界强国——美国,而危机的制造者是爱尔兰人!。

200年前黄金假牙 图-3

食物危机:难民大逃亡——在19世纪的欧洲,一种从没有见过的植物疾病开始蔓延,这种疾病是有一种名为晚疫病菌(致病疫霉菌)引起的。

它会让土豆的茎叶变得枯黄凋零,根茎变得腐烂,流出令人恶心的粘液。

虽然,这场危机使得整个欧洲都陷入了冷季,但是,没有哪一个国家会如此的依赖土豆。

这场危机使爱尔兰人失去了主要的食物,将近250万的爱尔兰人迫不得已的离开了他们的故乡,甚至,来到大西洋的另一边流浪。

可以说,在这5年的时间内,英国统治下的爱尔兰人口锐减了将近四分之一。

这个数目除了饿死,病死者,也包括了约一百万因饥荒而移居海外的爱尔兰人。

200年前黄金假牙 图-4

英国的冷眼——其实,仅仅是“土豆危机”并不足以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爱尔兰人的统治者——英国人,是让爱尔兰人流离失所的最重要的原因。

当“土豆危机”开始发生的时候,英国不仅不提供食物和经济上的帮助,还强迫爱尔兰人继续向英国进口仅存的其他粮食。

在“黑色的1847年”(TheBlackForty-Seven),爱尔兰科克郡地方官员尼古拉斯·康明斯(NicolasCummins)有这样一段描述:“我走进了一间农家小屋,其场景令我瞠目结舌。

6个因饥饿而骨瘦如柴、形同鬼魅的人躺在小屋角落的一堆脏稻草上。

我以为他们已经死了,但当我靠近他们时,耳畔却传来了一声声低吟。

这些‘人’还活着……”。

200年前黄金假牙 图-5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