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抢人大战背后, 是中国城市不得不面对的终极问题

另外,户籍人口方面,通过大学毕业即可落户政策,成都2017年户籍政策收到很好效果,高达36.4万人落户。

2017年,贵阳的常住人口增量达到10.52万人。

对于贵阳的人口基数和贵州的经济来说,这个成绩是很不错的。

看来,贵州经济的高速增长,对吸纳人口回流还是起到效果的。

东北主要城市常住人口增长数据暂未找到。

从往年的情况看,东北主要城市的常住人口增速都不快,有时候不负增长其实已经不错。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长沙、西安、成都、武汉、郑州等城市,为争夺人才,在落户上条件比过去宽松了很多。

首先,这肯定是值得鼓励的。

所有大城市,都应该在户籍上全面放开,无论对大学生还是中低端劳动者,直到户籍再无意义。

但是有趣的是,一些城市,在增加较多的户籍人口(主要是落户的大学生)时,常住人口增量却比户籍人口增量低,这说明什么?说明部分落户人才,其实早已是这座城市的常住人口,但户籍迟迟没解决,直到最近才变成户籍人口。

户籍倒是给落了,但实际吸纳、新增就业的能力,一些城市可能还没有跟上去。

导致常住人口增量并不显著。

当然,我们要给这些巨无霸城市们时间。

线城市抢人大战激烈 业内: 无异于放开限购限制

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全中国的城市都在抢人,但中国的“人才”真的够用吗?大学生(专科、本科及以上)是本轮抢人大战的重点,那么大学生够抢吗?每年高校毕业生人数屡创新高,2018年,预计将有820万毕业生涌入就业市场。

大学生的需求最大,供给增长幅度也是最大的,“遍地都是大学生”已是常见现象。

但大学生的地区分布极不均衡。

有着优质教育资源的地区能吸引更多大学生就读,这对该城市或者地区的未来人才储备,是天然的优势。

人是会用脚投票的,去不去或者留不留在一个城市,除了出生地和毕业地因素,城市的经济实力才是留人的根本所在。

比如吉林省虽然有大量的学生毕业,但本省的高考生数却较低,表明大部分的毕业生都是外地户籍。

如果自身经济缺乏吸引力,后期仍存在流出的可能。

而有些省份,例如江苏,虽然自身高考人数属于中等水平,但每年毕业于江苏的学生数却属于上游水平,再加上本省经济具备吸引力,毕业生留下来的几率就大大增加。

因此,在已出台人才政策的城市中,重庆、成都、杭州、南京、长沙等城市在参加高考学生数、毕业大学生数两个方面均表现突出,后期在人力资源的储备上也将更加具有优势。

大学生是够用了,但大学生实际技能与市场需求存在一定差距,演变为就业难的问题。

这背后反应的,是中国面对产业转型升级时的劳动力困境,以及供需之间的不平衡。

再深挖一步,中国的劳动力还够用吗?5月17日,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回应“抢人大战”时表示,我国劳动力人口不存在总量不足的问题。

目前中国16岁至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规模仍然保持在9亿数量级。

9亿的劳动力规模,总量是足够的,但恐怕维持不了几年。

2011年,中国劳动力人口规模达到峰值9.25亿人,但从2012年开始已连续六年减少,减少总量已经达到2500万人。

劳动年龄人口的下降已是不争的事实。

人社部曾预计,到2030年以后劳动力人口将会出现大幅下降的过程,平均以每年760万人的速度减少;到2050年,劳动年龄人口会由2030年的8.3亿降到7亿左右。

因此,在未来劳动力缺口将会越来越大。

与此同时,随着城镇化率走高,城镇劳动力在增加,而农村劳动力正急剧减少。

浙江抢人大战杭州抢人大战 图-1

更令人忧心的是,劳动力人口年龄结构有明显的老龄化趋势。

西安抢人大战杭州抢人大战 图-2

从上图可见,中国劳动年龄人口的平均年龄从1978年的34岁下降到1986年的33.5岁,然后逐渐提高到2010年的38岁。

预计到2030年,45岁到64岁的劳动力占比将提升至44%。

反应到真实的劳动力市场,最直观的就是农民工的老龄化明显加重。

抢人大战就是抢未来杭州抢人大战 图-3

低生育率使得中国新增人口下降,直接导致年轻劳动力越来越少,老龄化又将加重长期技能缺口的问题,高技能人才更加缺乏。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