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 无奈妥协还是有意拖欠?

按照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发布声明的说法,之所以采用破产重组是本着选择了对债权人利益最大化的方式 " 尽责到底 "。

不过现在身在美国的贾跃亭,从法律层面来说,破产重组只对其在美国的行为有用,该判决是不被国内所承认的,国内债权人仍可按照中国有关的法律主张自己的权利。

而且早在去年,就有多个国内债权人到美国起诉贾跃亭,导致贾跃亭持有的部分 FF 股权被冻结,其名下房屋也被发布 " 临时限制令 "。

此次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成功,国内债权人也难以再通过赴美起诉的方式实现国内债权。

对此,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发布的声明表示,虽然此次贾跃亭是在美国申请破产重组,但只要与债权人协议签署及债权人信托成立,这仍是有效解决贾跃亭余下债务并依托美国法律得以履行的可靠方案。

除此之外,声明中还强调,贾跃亭在提交个人破产重组申请时,债权人依然保留对贾跃亭及其他直接债务人原有被冻结的所有中国资产的处置权。

除贾跃亭之外的原有债务人,继续履行他们的还债义务,而且与之前只是拥有向担保人贾跃亭要求偿债的权利相比,全体债权人根据本方案在法律上有权利通过债权人信托参与贾跃亭资产的处置并获得相关的收益。

不过其中也掺杂不少模凌两可的信息,比如与债权人签署协议有什么条件?美国资产如何转让给国内债权人?其中不仅掺杂国内外资产清算的问题,更有中美司法相互承认的法律问题。

由于这种案件还未有先例,目前仍有不少问题需要进一步厘清。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贾跃亭申请破产,绝不仅仅是为了还债那么简单。

FF 能否融资上市成最后关键其实算起来,从乐视被掏空,到下周就回国,贾跃亭好像并没有尽责到底的意思。

面对乐视大厦崩塌,供应商的催债,一直身在美国的贾跃亭也不断消费大众的信任。

现在面对巨大的债务,贾跃亭开始用美国式个人破产重组的方法去还债。

不过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很多国内债权人是无法到美国去登记债权,这就意味着国内乐视网的投资者更难追回欠款。

无论是被迫无奈,还是有意为之。

破产重组对于贾跃亭来说,只是通过减免债务的方式解决个人债务问题,这无疑给债权人画了一张大饼,让其只能赌 FF 能够融资上市并成功抵债。

按照贾跃亭效仿打造的合伙人制度,在毕福康加盟 FF 后,能否助其顺利完成融资并 IPO,或将成为欠债还钱的关键。

10 月 14 日,FF 全球 CEO 毕福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FF 希望在明年第一季度完成 B 轮融资。

在融资完成资金到位 12 个月到 15 个月之后去开始寻求 IPO 的机会。

而 FF 此前已经宣布 IPO 之前的资金需求从预估的 20 亿美金降至 8.5 亿美金。

当谈及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重组时,他表示," 贾跃亭对债务进行重组是对债权人的保护,确保最后会支付债务,同时对 FF 来说也是有益的。

这样做等于把个人债务问题跟公司隔离,他这样做是牺牲了自己,保全了公司。

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 无奈妥协还是有意拖欠?

【猎云网北京】10 月 15 日报道(文 / 秦章勇)10 月 14 日,微博名称为 "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 " 的账号发布了一则《有关贾跃亭先生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的声明》,声明中确认,Faraday Future 首席产品和用户官(CPUO)贾跃亭已于美国当地时间 10 月 13 日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作为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的一部分,由债权人组成的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的债权人信托也将同时设立,美国法院认定的贾跃亭全部资产和相关收益也将会通过这种方式转让给债权人。

该方案完成后,债权人将提前拿到贾跃亭全部资产及其收益权,贾跃亭也不再持有任何 FF 的股权。

值得玩味的是,就在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的前两天,国内温州首例 " 个人破产 " 案也得到了判决。

该案中的负债人通过申请个人破产,按 1.5% 的清偿比例,欠 214 万元只需还 3.2 万元。

乐视网前三季度亏损 102 亿和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信息确认的同一天,暂停上市的乐视网信息技术 ( 北京 ) 股份有限公司(乐视网)发布财报,财报预计前三季度亏损 101.97 亿 -102 亿元,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乐视网仍然未能扭转。

2019 年上半年,乐视网收入 2.54 亿元,同比下滑 75%,净亏损 100.5 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 11 亿元。

目前连续巨额的亏损导致公司净资产为 -130.9 亿元,严重资不抵债。

自 2017 年 7 月 4 日,贾跃亭飞赴美国起,乐视网就开始江河日下。

当时乐视拖欠供应商账款约 100 亿元,金融机构贷款也有 200 多亿元,整体债务超过 300 亿元。

在 2017 年 8 月,孙宏斌接盘乐视,帮助偿还金融机构的欠款 150 亿元,但仍剩下 100 多亿元债务未偿还。

目前贾跃亭仍然为乐视网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 23.07%。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2017 年至今,贾跃亭个人名下就有 29 条执行信息,而且其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 268%,流动负债与非流动负债合计高达 216 亿。

另据乐视网 2019 半年报披露,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大股东 ( 贾跃亭 ) 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约 19.85 亿元。

半年报还表示,乐视网目前正在积极要求贾跃亭对其造成的上市公司关联债务问题负责,责成贾跃亭及其关联方以现金或其所持股权和资产。

不过截止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上市公司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支持。

根据国内最新的债务处理进展,北京法院公布的裁判文书显示,处置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股票 ( 共计 29,782,952 股 ) 所得案款及扣划贾跃亭名下资金账户所得案款共计人民币 7300 余万元,民生信托最终同意终结对乐视控股及贾跃亭 5.75 亿债权的执行程序。

此外,2017 年,乐视网的股票质押业务也已经被五级分类列为次级类,剩余的本金余额约为 8 亿,计提了 40% 的拨备,浙商银行也已于去年诉请冻结贾跃亭等 2 亿元财产。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