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了! 在杭州被高空坠物砸到截肢的那个姑娘, 你还好吗

那时,她一个月工资只有1200元。

她曾无数次地去橱窗看过那条裙子,终于在收到公司发放的提成后,咬咬牙买了下来。

她想自己工作了,要打扮得成熟漂亮点。

那天是周五,她本来要去请假,凑个周末,回老家待个几天。

“砰”地一声,走在三个同事最中间的朱依依被玻璃幕墙砸中,左腿鲜血直涌。

送到医院,护士剪掉她的花裙子。

后来,她再也没能穿短裙。

眼下,她想着,弄些黑色的薄膜,把左腿包起来。

这样,她就不担心假肢被打湿,可以去她心心念念的漂流了。

她畅想着,好像已经坐在橙色的橡皮筏上,在阳光和树影里穿行,被水花亲吻。

5城市顽疾几时休?诗人喜欢说,万物皆有裂缝,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我看到如今的依依,没有人们喜闻乐见的励志,也没有让人痛心的沉沦,只是一个平凡人,在遭遇横祸后,试图爬起来的挣扎。

无论是否如意,生活总要继续。

依依事件8年后,高空坠物伤人甚至夺人性命等悲剧从未停息。

最近我省就有人因从7楼扔硬纸板致人死亡被判刑两年。

城市的顽疾,指向公德素质,也指向公共管理的缺位。

就像心理学上的“瑞士奶酪模型”,一个一个小洞,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恰好堆叠在一起,最终危险穿过小洞,事故发生。

城市的可爱,是由一个一个个体的幸福感组成。

像依依这样被伤害的个体、被牺牲的幸福,但愿不再有。

新闻+你是否也遇到过高空坠物、抛物守护“头顶安全”你有高招吗,欢迎留言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一栋栋高楼大厦拔地而起。

然而,高空坠物、抛物伤人的事件也呈多发态势。

面对“飞来横祸”,如何守护“头顶安全”?7月2日下午,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中铁国际城天筑苑1栋发生一起意外。

1楼住户袁女士遭遇高空抛物,一个灭火器从7楼砸下,砸中其头部,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记者梳理发现,近期多地频发高空坠物、抛物事件,从烟灰缸到杠铃片再到灭火器,物品可谓五花八门,后果都很严重。

6月22日,广东省深圳市一名女子在经过地铁站出口时,被上空坠落的杠铃片砸中,当场头部流血,被紧急送往医院。

6月19日,江苏省南京市一女童被楼上8岁男孩高空抛物砸中,经医院数小时紧急救治和急诊手术,各项生命体征才得以平稳。

6月13日,广东省深圳市一小区发生一起高空坠窗事件,一名5岁男童被砸中,后因伤势过重去世。

记者发现,高空坠物、抛物存在较大偶然性和隐蔽性,特别是责任人为未成年人的情况下,一旦伤人在认责赔偿上经常存在纠纷。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记者搜索“高空坠物”“高空抛物”等关键词,发现近年来有不少案件因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最后整栋建筑的业主被判赔偿损失。

2018年1月,重庆市合川区人民法院审结一起由高空铁架坠落引发的民事诉讼案件,事故所在楼栋28名住户被判赔偿受害人医疗费和交通费,费用均摊。

2017年12月,安徽省芜湖市镜湖区人民法院宣判一起“高空坠物致人死亡案”,物业和81户业主承担责任。

针对近年来不少“熊孩子”高空抛物惹事的现象,专家称,“由于未成年人从高空扔东西的行为造成的民事侵权责任,均应由其监护人承担。

”针对高空坠物、抛物社会危害性大且屡禁不止的问题,有的地方已经开始行动。

比如杭州有小区尝试安装“防高空抛物监控”摄像头,起到了不错的效果。

此外,在建筑设计规划之初,提前能通过设计规避危险也备受业主期待。

有人建议:“低楼层有伸出部分阻挡高空坠物,这样有一个缓冲。

”记者随机采访的一些业主建议。

如果翻阅2011年7月的报纸,你将看到两条有关高空坠落的新闻。

一条是,2岁的妞妞从10楼坠落,邻居张开双臂接住,她就是后来被誉为“最美妈妈”的吴菊萍;另一条,闯祸的是一块隐框玻璃幕墙,它从21楼坠落,砸中19岁江西女孩朱依依,切断了她的左腿。

如果说前者是杭州这座城市的精神养分,那么,朱依依这个名字,则像一道伤痕。

盛夏又至,高空坠物频发,她的事故作为过往教训,再次见诸报章。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